第9章貽笑大方
作者:凌波微步      更新:2020-10-19 09:00      字數:2259
       進屋后,佛堂內統共沒幾件擺設,趙沁兒微微撇了撇嘴,想起莊若若賞花時用的瓷器,輕咳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“母親,方才賞花吃茶,我看到若若姐姐的茶盞甚是好看!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當然。囡囡那套是汝窯的天青釉弦紋骨瓷盞,釉色瑩潤光潔,濃淡對比自然,單單一只茶盞都價值千金呢!”

       趙沁兒眼中全是妒忌,嘴上卻說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羨慕姐姐,要是我也能有這樣一套,就心滿意足了!

       “這還不簡單?”莊招娣笑了笑,“我們莊家雖沒男丁,但老太君將幾個外孫女都養成了金枝玉葉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用瓷器;仡^,我讓管家帶你去庫房挑選!”

       趙沁兒搖搖頭,“母親,我才剛回府,萬一外祖母誤以為我喜好錢財,愛慕虛榮,那就不好了!

       “倒也是!鼻f招娣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   老太君對沁兒確實不喜,如若被母親知道,又要生出是非來。

       “這樣,囡囡還有好幾套嶄新的茶具,你自己個兒去選套喜歡的!

       目的達成,趙沁兒卻故作為難地問道:“母親,這樣好嗎?”

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你跟囡囡是同胞姊妹,你這些年流落在外,相信她也很歡喜跟你親近親近的。這事就這么定了!鼻f招娣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   那邊廂,秋桐院也迎來了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頎長的身影,出現在院門口,碧桃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,又立馬看了一眼,才相信自己沒看錯。

       她轉身就往屋里沖去,邊跑邊喊,“小姐,快醒醒,不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莊若若睡得正香,迷迷糊糊睜開眼,不悅地嗔怪,“碧桃,有什么不好了?莫不是閻王爺來了?”

       門外,楚閻王黑了臉。

       昨晚姐妹三個聊到丑時才散去,莊若若現在上下眼皮直打架,只想再瞇一會兒。

       碧桃強拉她起來,可哪怕坐起身,眼睛都沒睜開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姐,快,楚客卿來了!”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楚客卿?大魔王來了?”一聽到是楚清衍,莊若若立馬精神百倍,搭上拖鞋就往外沖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還是被碧桃強拽回來,“小姐,您現在衣冠不整的,是想讓老太君誤會嗎?”

       低頭看了眼僅著的內衣,莊若若吐了吐舌頭,“好碧桃,快幫我梳洗,還有派人請楚客卿去小會客廳坐坐!

       她可不希望得罪未來的靠山,對,要從細節開始。

       “還有,別忘了泡茶,就用外祖母前日送我的頂級烏龍!北烫胰シ愿来质寡诀咿k事,可莊若若還是不放心地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與此同時,被遺忘在院門口的楚清衍,聽到著高八度小奶腔,漆黑的眼眸里不覺爬了絲涼薄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經過,楚清衍又恢復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   莊若若總算打扮完畢,小跑出來看到他,立馬揚起討好的笑,就連奶音也不覺更甜了幾分。

       “清衍哥哥,今日怎么有空來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楚清衍嘴角微微一勾,掏出身后的竹籃,冷冷遞了過去,“喏,送你的生辰禮!

       竹籃上蓋著蓋子,莊若若看不到里面的東西,小聲嘟噥著:“大魔王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”

       話語極輕,可楚清衍還是聽入耳里,眸子冷冷瞇起。

       “汪汪!”突然,一聲奶叫,讓莊若若驚喜地瞪圓雙眼,下一秒她急切地掀開蓋子,看到竹籃里一只奶白色的幼犬,歡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狗?好可愛呀!清衍哥哥,我太喜歡這個生辰禮了!”莊若若開心地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輕輕撫摸長長的毛發,感覺擁有一切,無比滿足。

       楚清衍依舊面癱臉,只是嘴角抑制不住些微上揚,“喜歡就好!

       隨后,莊若若的小臉又皺成包子,“這么可愛的小狗,我該叫它什么好呢?親親?寶寶?還是貝貝?”

       但很快,她決定下來,“既然是母狗,那就叫你沁沁吧!怎么樣,是不是很好聽?”

       楚清衍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該慶幸自己送的母犬嗎?

       否則,他都能想象到某個刁鉆的小丫頭,一邊抱著一只小公狗,一邊喊道:“衍衍,衍衍!”

       莊若若卻絲毫沒有察覺某位大魔王的心中所想,自顧自地安排,“碧桃,給我幫沁沁做身漂亮的衣服,還有吃飯就用我房里的彩色瓷碗吧!”

       小狗剛被帶走,趙沁兒就上門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若若姐姐,妹妹來叨擾你了!眲偪缛朐洪T,趙沁兒就揚聲問好,身后緊跟著服侍母親的丫鬟青云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來人,莊若若再好的心情也沒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冷著臉站在原地,“趙沁兒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   沒有外人,她也懶得姐姐妹妹的,虛偽客套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就說若若姐姐不會歡迎我,我看,我還是回去吧!”趙沁兒貌似悲傷,轉身欲走,卻被青云攔住。

       青云隨即上前,微微施禮,“二小姐,夫人命我帶四小姐過來,找一套適合的餐具!

       莊若若愣住,“庫房有的是,為何跟我來要?這是母親的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青云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莊若若有種母愛被奪的氣恨,想也不想果斷拒絕,“我房里的東西,憑什么給她用?你回話就說,我不同意!

       話沒說完,楚清衍卻拉了她一把,輕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   “四小姐既然想要挑選餐具,就盡管去選吧!”男人的語氣極為涼薄。

       這下莊若若徹底蒙了,咬牙切齒地看著趙沁兒揚起勝利者的微笑,從自己面前走過。

       她就迫不及待地發問,眼底淚光閃爍,“清衍哥哥,你到底是唱得哪一出?你明知道我討厭趙沁兒,還幫著她欺負我?”

       楚清衍卻沖她噤聲,拉她一同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步入后廂房,趙沁兒眼前一亮,無數的珍稀寶貝擺放在架子上,就連瓷器,都堆滿了一間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說,莊家果然富可敵國!

       想到這兒,心中的嫉妒又增加幾分。

       青云走在前面,“四小姐,這邊是景德鎮的陶瓷,這邊是汝窯的,樣樣都是精品,還有這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趙沁兒卻不耐煩她的講解,徑直越過,用鼻孔看人,“這些我都懂,什么時候一個丫頭也能給我上課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敢問四小姐選中了那套?”青云臉色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恰好這時,碧桃捧著一套彩色瓷碗,從里間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趙沁兒杏眼微瞇,“彩瓷才是瓷器中的精品。我就要那丫頭手里這套!

       總歸,搶到莊若若的東西一準是好的!

       站在房門口的莊若若,一個沒忍住,想笑,卻被楚清衍一把捂住嘴,拉走。

       青云則嘴角抽搐,趙沁兒見她不動,立馬來了火了氣,“青云,我的話你難道沒聽到嗎?趕快搬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頤指氣使,傲慢無禮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趙沁兒耀武揚威地走了。青云也沒再解釋,吩咐粗使丫鬟搬走了一整套彩瓷餐具。

       殊不知,她前腳剛走后,秋桐院里眾人哄堂大笑……
欧美老妇牲交vido_纯肉无遮挡日本动漫视频_木瓜电影网_久久AV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